达沃斯论坛现场专访:宋志平:谈全球化新时代的成功之道-中国建材团体有限公司
当前地位:首页 > 消息中心 > 媒体报道 > 达沃斯论坛现场专访:宋志平:谈全球化新时代的成功之道

媒体报道

达沃斯论坛现场专访:宋志平:谈全球化新时代的成功之道

起源:CNBM发布时间:

       7月1日至3日,以“领导力4••。0:全球化新时代的成功之道”为主题的2019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举办••。作为中央企业国际化的先行军,中国建材团体董事长宋志平参加论坛并在现场分辨吸收了新华网思客¶••⊿中国经济周刊¶••⊿网易消息专访••。他认为,改革开放40年成绩证明,这项基础国策是我们最大的底气,中国企业家有责任建构新的全球化规矩••。

一¶••⊿新华网思客:改革开放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底气

       思客:本届夏季达沃斯的主题是“领导力4.0”,您感到为什么会设置这样一个主题?

       宋志平:在全球化的过程中,企业作为主体,企业家的断定¶••⊿企业家的领导力在这个时候最为重要••。作为企业的领导者,如何带领企业度过这样一段时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本届论坛聚焦“领导力4.0”,我感到挺好的••。

       思客:在您身上有很多不同的“标签”,比如“中国的稻盛和夫”“混杂所有制改革教父”等等,您感到哪个最贴合您对自己的评价?

       宋志平:我在企业里做了40年,我感到现在我更像一个老师,和稻盛和夫有些类似,因为他晚年重要是做一些企业管理的教导,我现在也慢慢进入这个状态,给年轻一代做一些企业教导等••。

宋志平吸收思客专访 新华网姚远 摄

       思客:作为国企改革的先行者,您参与混杂所有制改革多年,有什么成功经验可以分享?

       宋志平:我做混杂所有制改革做了二十几年,无论是中国建材团体,还是国药团体都是大规模进行混杂所有制改革,而且取得了成功••。背后的逻辑首先就是中国改革开放这个大逻辑••。也就是说,我们做一件事情要想取得成功首先应当符合大的逻辑••。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从打算经济到市场经济的一场变更,国有企业必须融入市场••。那融入市场的过程是什么?一种方法是,自己纯而又纯地去做;还有一种方法是,在资本层面上进行多元化的改革,把国有资本和非公有资本联合起来共同发展,更容易引入市场••。我们老讲政企离开,纯而又纯的国有企业很难离开••。如果引入社会资本,比如上市公司,不离开也得离开;比如引入非公有资本¶••⊿民营资本,形成一个多元化的股份制公司,就能够把国有经济和市场紧密地联合起来••。

       第二点,和我做的两个行业有关系,一个是建材,一个是医药••。这两个行业都充分竞争,在充分竞争领域里边,国有资本要发展,最好是搞混杂所有制改革,而不是由单一的国有企业去和民营企业竞争••。所以,这个也和行业有关系••。

       还有一个,就是企业的改革意识••。今天大家都在提倡支撑混杂所有制改革,但当年在做的过程中却有不少曲解和不同见解••。我们面临着各种质疑,要答复各种问题••。你为什么要去混杂?为什么要跟民营企业混杂?等等••。其实这都很正常,因为任何一种转变,总是有这样那样的质疑和问题••。要害是,不能因为有点问题就不向前推动,遇到点艰苦就不做了••。我们必须在实践中加深懂得,在实践中摸索,然后用实践来给大家解释••。你看现在,中国建材从一年20亿元收入做到了现在一年3500亿元,国药从一年360亿元收入做到现在一年4000亿元••。国有资本在全部中国建材团体只有25%,社会资本占到75%;国药的国有资本占了45%,社会资本占了55%••。也就是说这两家企业目前的混杂度都非常高,而且也非常成功••。因为混杂了以后,在市场里边参与竞争就更加合适一些,社会市场的认同度就更高,这些都是我们在混杂所有制改革过程中慢慢摸索出来的••。

       思客:这些成功经验,其他企业或行业可以复制吗?如果复制,应当注意哪些问题?

       宋志平:混杂所有制改革确实可以复制,尤其是在充分竞争领域,应当大力推行••。混杂所有制的利益是什么?我常常讲的一个公式,就是央企的实力加上民企的活力等于企业的竞争力,也就是我们搞混杂所有制的话,是一种优势互补••。把国企¶••⊿央企的实力和民营企业的市场精力¶••⊿企业家精力¶••⊿拼搏精力联合起来,然后形成企业的竞争力••。所以,搞混杂所有制改革首先要把两个体制里的优势施展出来,避免劣势,比如有些国有企业存在官僚主义¶••⊿情势主义,民营企业有一些不规范的东西,等等••。这个是大家要特别注意的••。

       第二个,混杂所有制改革实际上重要的是改,混只是一个情势••。透过混杂所有制改革,真真正正增进国有企业发展,把市场化机制引入到企业,这是最核心的事情••。不要只顾着混,而忘了改••。

       第三个,要有一些大的原则,比如说要规范¶••⊿要长期合作••。因为搞混杂所有制改革,国有企业有些顾虑,怕国有资产流失,民营企业也有压力,混了以后不太容易适应国企的一些规矩••。其实混杂所有制是一种新型的企业制度,是一种股份制••。大家都是股东,行使股东的权利,不存在国企的民营化,或者民营的国企化••。它是构建一种新型混杂,既有国企特点又有民营特点••。如果能这么懂得的话,我感到混杂所有制改革就能做好••。

宋志平吸收思客专访 新华网姚远 摄

       思客:您认为,国企在国家发展战略中的使命和担负是什么?

       宋志平:我感到首先是要履行国家的方针政策,比如“一带一路”••。我认为“一带一路”的核心其实就是两件事:工业化和城市化••。而全部基础建设的核心是需要水泥¶••⊿玻璃这些基础建筑材料,所以过去六年,中国建材建设了400来家大型的水泥和玻璃企业,占“一带一路”市场需求的65%到70%左右••。这样的市场占领率有力地支撑了全部“一带一路”的建设••。

       我感到我们要从两方面思考“一带一路”:一方面,“一带一路”需要我们的支撑,但同时“一带一路”对我们来讲也是个机会••。因为你支撑了对方,对方就愿意给你开放市场;如果你不支撑,将来你也很难进入这个市场••。所以对我们来说,是在支撑“一带一路”发展的同时博得了市场••。

       此外,在参与“一带一路”的建设过程中,我们也带动了民营企业的发展,实际上是民营企业和国企一起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而且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海外也配合得非常好••。同时,我们也积极和跨国公司合作,大家联合开发第三方市场,比如中国建材就和三菱¶••⊿施耐德等海外企业有高度合作••。我们也很支撑当地企业发展,重视造就当地企业,有机会也多给当地企业进行技巧上¶••⊿管理上的培训等••。

       其实,重要的是我们要把“一带一路”建设好,同时让“一带一路”能够接纳我们,把中国文化中好的东西,展现在“一带一路”参与国面前••。我感到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做企业¶••⊿站在道德高地上国际化是非常重要的••。

       思客:在全球化的过程中,中国企业施展了很重要的作用••。下一步,中国企业应当如何布局来增进世界经济的活力和发展呢?

       宋志平:现在全球化过程遭遇了一些阻力,但是中国的主意依然是积极推动全球化的过程••。贸易掩护主义,看似掩护本国企业,但纵观世界发展,贸易掩护主义是掩护不了企业的,只会让企业落后••。对发展中国家如此,对发达国家亦是如此••。企业只有开放市场,走出去和大家互相交换才干成长,否则就会成为一座孤岛••。所以全球化的洪流势不可挡,这是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

       对于我们国企来讲,在全球化过程中,我们要做积极的推动者••。一方面,自己要开放,比如说中国建材,我们做全球项目标时候,基础是全球采购,并不是说必定要国产化••。中国企业不是一个吃独食的企业,而是具有大家共建共生共赢的思维方法••。国有企业应当去增进国际间的交换,促使大家达成互信¶••⊿共同发展••。另一方面,要和当地企业密切合作,支撑当地企业发展••。现在我们不仅在做“一带一路”建设,在美国欧洲也有工厂,真正实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高度合作••。

       从过去这些年的发展来看,中国人的勤恳和干劲是大家认可和需要的••。我最近刚从以色列回来,以色列对中国公司特别赞美••。为什么?因为在以色列有一个隧道做得不错,以色列人说这个是中国人承包的隧道,是以色列第一个这样的项目,保质保量保工期能把项目完成的是中国人••。中国人有这种特别能力,尤其在基础建设这方面,确确实实让人叹为观止••。所以这些是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作出的特别贡献,也是中国企业施展的积极作用••。

       思客:当前的国际形势下,中国经济走向无疑备受注视,您感到中国经济的底气和信心来自于哪里?

       宋志平:改革开放40年成绩证明,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才是唯一的方法,这项基础国策是我们最大的底气••。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中国有约14亿人的大市场,这是非常强的消费能力,大家都非常看好这个大市场••。

       实际上,关上门给企业带来很大问题,企业并不愿意,美国很多大企业家就纷纷给政府写信,请求开放市场¶••⊿不要加税等等,反响美国企业的诉求••。中国市场非常大,这对我们中国企业来讲就有底气,没有哪个国家的企业比中国企业更有底气••。我们坐拥一个近14亿人的大市场,同时又进行了“一带一路”建设,即使海外市场个别区域存在摩擦,我们的企业也能站得住••。

       第三,经过这些年改革开放,我们的企业已经有了必定的实力,无论创新能力¶••⊿财务能力¶••⊿人员能力,包含国际化的能力都已经具备了很强的实力••。所以中国企业的崛起也是一个壮大的动力••。比如说世界500强,去年中国有120家,美国有126家,我们和美国只有6家之差,但20年前中国企 业寥寥可数••。我想今年7月份500强榜单发布后,这个距离可能会进一步缩小••。当然500强只是一方面的数字,但是它凸显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

        另一方面,这也会带给我们一些思考,把压力变成动力••。我们最大的短板是在技巧创新方面,这给我们企业上了一课,因为过去我们更多器重企业规模¶••⊿营业收入¶••⊿发展速度等,在核心技巧方面我们器重不够••。这给我们敲了警钟,让我们苏醒••。中国人特别愿意说一句话,也是体现中国人价值观的一句话,就是坏事变好事••。我感到,今天我们遇到的这点问题是成长的烦恼,以后我们会在技巧创新方面大大地迈上一步台阶••。

二¶••⊿中国经济周刊:中国企业家有责任建构新的全球化规矩

宋志平吸收中国经济周刊专访 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中国经济周刊》:今年夏季达沃斯的主题是“领导力4.0:全球化新时代的成功之道”,请您谈一谈,全球化新时代,需要什么样的领导力?

       宋志平:这个标题是企业家们非常器重,都在思考的••。当前,国际化的一些规矩正在被颠覆和转变••。我们必须致力于构建新的规矩,同时也要让自己适应这场变更,包含国际格式¶••⊿利益格式的变更,也包含技巧格式对产业深入的影响••。

在这个新的阶段,作为企业的领导,其领导力至少有三点是非常之重要的••。

        第一,企业家得融入全球化的过程••。过去40年,中国企业经历了长足的发展,现在,中国事世界的市场,世界也成了中国的市场,已经高度融合在一起了••。所以作为中国企业,就不能只关注自己的市场,而要更多关注国际市场,融入到全球化过程中来••。在此过程中有我们的思考¶••⊿参与和领导••。

       说到全球化,虽然是政府搭台,但其核心主体还是企业,尤其大企业,要积极发声,去领导全球化的过程,包含一些规矩的制定等等••。这也是我们的一个责任••。

       第二,企业家要提升技巧创新和变更的能力••。工业4.0是以数字技巧为基础的,作为企业家,创新的意识必定要跟上时代的步伐••。今后的企业,最大的红利是面对创新和变更的适应力••。中国建材目前在3D打印¶••⊿新材料¶••⊿无人工厂建设等方面,发展速度是很快的••。

       第三,企业家要更多着眼于不断定性,提升经营程度••。过去,我们更多关注企业内部的管理,缭绕着生产更多的产品来满足需求;而现在,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管理下移,作为企业领导,最应当关注的是企业经营环境变更的不断定性,这是被人替代不了的••。每天都有新技巧,市场每天都在变更,企业领导应当眼睛向外,面对不断定性做正确的选择,提升经营程度••。

宋志平吸收中国经济周刊专访 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中国经济周刊》:在全球化新时代,中国企业家,尤其是中国的央企,当前面临的寻衅是什么呢?

       宋志平:寻衅其实很多,如果要总结一下,我感到有四大寻衅:

       第一,是贸易掩护主义••。贸易掩护主义是全球化过程中的一股逆流,大家都反对,包含美国很多企业家都公开反对,但是也不可小觑,贸易掩护主义抬头是个现实••。对我们来讲,这是一个挺大的寻衅••。中国建材在美国¶••⊿欧洲都有不少的企业,也会遇到贸易掩护主义的问题,但是我们还是很坚定全球化是主流,是谁也挡不住的••。同时,我们也在积极做工作••。比如说,西方对国企有些误会,我们要给他们讲明确,中国的国企为什么能够满足竞争中性,让国际市场能够接纳我们,这是当务之急••。

       第二,是气象问题,这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大问题••。中国建材的一个重要产品是水泥,水泥是我们缺乏不了的,但其二氧化碳排放多,怎么办?我们现在采用了三项大的措施:一是用新能源替代传统的火电,二是用新的技巧减少烧煤的量,三是进步标号减少石灰石的用量••。通过这些措施,能够减少约40%的二氧化碳排放••。

        第三,是新技巧革命带来的寻衅••。目前,我们的工厂在进行大规模的智能化改革,速度超出大家的想象••。这是中国人的一个偏好,我们在做智能化这方面,进展是非常之快的••。但是,这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大家最担心的就是智能化会不会带来就业的问题••。我个人在这个问题上是乐观的,智能化可以补充劳动力的不足,同时也可以转变分工,让劳动力更多地去做服务性的工作••。

       第四,是贫富两极分化¶••⊿财富分配不合理的寻衅••。80%的财富凑集在1%的人手里,这确定是不对的••。中国建材现在正在进行制度改革,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分配制度,通过员工持股¶••⊿经营股票打算¶••⊿科技分红等,让人力资本的拥有者,让劳动者也能够享受财富的分配••。

我们说华为的成功,其核心是什么?我感到核心还不仅仅是技巧,其核心是两点:一是企业家精力,有任正非;二是机制革命,有“财散人聚”的分配机制••。我感到当今企业都应当研究华为,其凝聚力和创新活力来自哪••。

       《中国经济周刊》:中国建材是率先迈出全球化步伐的中央企业,在这么多年的全球化过程当中,中国建材现在的全球化思路与早些年相比,会产生一些变更吗?

       宋志平:这个变更很大••。第一阶段,我们的全球化其实就是出口创汇¶••⊿引进技巧,这是我们对全球化的懂得••。第二阶段,我们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拥有了必定的能力••。比如在中国建材,我们做了一些成套设备,做EPC等等,在全球尤其在“一带一路”国家,有60%~70%的水泥厂和玻璃厂,是中国建材这一家企业在建设,支撑了“一带一路”和全球化的发展••。

现在来讲,又有不同••。在全球化的过程中,我们全方位融入,既不是简略的EPC,也不是简略的出口,甚至也不是简略的投资,而是融入全球化的各种机会,比如技巧¶••⊿管理¶••⊿服务等各个方面••。

       在全球化过程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要整合全球的创新资源,这是我现在思考比较多的••。尽管有一些国家,在高科技方面对我们进行限制,但我们创新资源的起源是多方面的••。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整合全球创新要素的能力是很重要的,不要把创新要素的起源放在一个篮子里••。

三¶••⊿网易消息:人工智能增进传统制作业发展 不会引发失业潮

        网易:您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对传统行业和传统企业带来的影响?

       宋志平:这次会上讲得比较多的是全球4.0,工业4.0,就是缭绕数字化的人工智能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因为这场变更对传统制作业来讲,实际上是一个增进和转变••。像中国建材这些年在智能化方面发展也非常快,目前的水泥厂¶••⊿玻璃厂,大部分都进行了智能化的改革••。过去一个工厂大概有200多人,现在只需要50个人••。

        要害不是减少了人,而是生产中更加节能,产品德量更好,我们的操作更加精准了••。这场智能化革命的到来,比以前那几场革命更加深入,影响更加深远••。企业必需要拥抱智能化,拥抱新技巧,而不要迟疑,不能被落下••。

       在大家的印象里中国建材是个很传统的企业,但是你去看今天中国建材的工厂,几万平米的厂房里几乎看不到人••。智能化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增进了生产力,降低了成本,减少了能耗,进步了质量••。可能今天我们中国智能化的能力已经超过了人们的想象,在工厂里它的进展非常快••。

        网易:人工智能可能会代替大批的工作岗位,会带来失业,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作为国企,如果人工智能代替了很多岗位,如何安置这些员工?

       宋志平:这也是大家广泛担心的••。其实在前面的技巧革命中,大家每次都担心的是这个问题••。在所有的技巧革命中,不管是蒸汽机¶••⊿电气化,还是信息化和智能化,这四次革命实际上都缭绕着一个目标,就是把人从沉重的体力劳动中摆脱出来,这正是我们的期望••。已经摆脱出来的大家以后去干什么?这就是大家的问题••。

        前面的三次技巧革命,都没有产生大家所想象的那种大规模的失业••。今天也是一样,应当说今天我们的人做事的空间更大了,可以从事教导¶••⊿文化¶••⊿科研¶••⊿服务等等,有很多需要人做的事情••。

        我们要转变过去传统的见解,好像只有工厂里面能安排人,安排劳动••。其实我们社会的服务业安排的人更多,现在我们的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60%••。现在让工厂去找一个合格的工人很艰苦,用工非常紧张,有时候找不到人••。

       现在社会很少能够为工厂供给一流的劳动力了,这时候进行智能化,正好契合了我们国家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这一特点••。同时我们有很多大学生,城市里面有1000多万大学毕业生,大家不愿意去做可以用机器代替了的那些劳动,都愿意做一些高端的服务,比如科研等等••。

       在这个问题上,我的见解还是比较乐观的,我不认为智能化会引起失业潮,我们可以大力发展服务业,发展一些高端产业,比如文化产业¶••⊿健康产业••。我们有很多的事干,没必要钻到车间里,和机器争活干••。

       我们人有两个劳动工具,一个是手,另一个是大脑,我们不见得非要去从事体力劳动••。社会还是应当拥抱智能化,应当支撑无人工厂和机器人••。

       网易:在今年一月份冬季达沃斯的时候,主题是“全球化4.0”,这次夏季达沃斯的主题是“领导力4.0”,您怎么看待主题的变更?您作为央企的领导,怎么懂得“领导力”这个话题?

       宋志平:其实现在提出领导力的问题,是抓住了要害••。在全部转型的过程中,企业家和领导们的想法,以及他们是否有作为是至关重要的••。这次会议实际上是想通过这样的交换方法,来提示我们这些企业家要关注4.0的这场变更,在变更中要进步应变能力••。

       比如全球化,我们的央企这几次都参加达沃斯的会议,以前参加的不多••。央企现在都已经认识到必须融入到全球化,让大家听到我们的声音,同时我们也要听到大家的声音••。

       今天中国的一些大型企业¶••⊿中小型企业,都必须看到这个全球化的市场••。中国事世界的市场,世界是中国的工厂,这是关联在一起的••。对我们做企业的来讲,第一,我们做的是一个全球化的事业,需要提升在全球化视野方面的能力,这是我们的领导力••。

       第二,企业家要迅速懂得工业4••。0带给我们的变更,要抢得先机,不要被落下••。这次会议大家讨论的关于技巧的变更,给我们制作业企业¶••⊿传统的企业带来了一些寻衅和机会••。企业家应当知道现在的变更要跟上这个时代••。

       第三,现在的领导者不再是重点讲组织管理能力••。从工业革命开端,包含改革开放四十年,讲得比较多的是管理••。过去我们是人海战术,重要的问题是把人组织起来••。但是今天我们企业家面对的更多是环境的不断定性,创新技巧在变更,市场在变更,商业模式在变更••。

       这就请求我们的企业家应当眼睛从向内转向向外••。过去是正确地做事,现在是做正确的事••。今天我们的企业更多的是要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和正确的决策,这是至关重要的••。要把管理交给机器人¶••⊿交给智能化,交给下面的人,自身则是更多的去面对市场的变更,捕捉新的机会,作出新的决策••。我感到这也是领导力的突破口••。

        网易: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已经同126个国家和29个国际组织签订了合作协议,最新一轮协议总额超过640亿美元••。迈入新的阶段,中国的企业在“一带一路”下,面临着哪些新的寻衅和机会?

       宋志平:大家对“一带一路”的懂得是我们的一个大命题••。 “一带一路”是一个倡议,是共建“一带一路”,并不是只有中国人的“一带一路”••。中国人在里面是一主力,但模式还是共建••。

       第一,我们在“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是联合开发第三方,和发达国家¶••⊿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共同来开发,盼望跨国公司都能够明确,“一带一路”不是只有中国中资公司,而是大家联合开发的••。

       第二,对“一带一路”的国家来讲,我们中资公司去是为了增进当地的经济发展,给当地的企业机会,和当地的企业合作,来支撑当地的企业发展••。需要让“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都明确这个问题••。他们明确了,才更容易接纳我们••。

       中国建材在“一带一路”里面,早期是以基础建设为主,是以做水泥厂¶••⊿玻璃厂为主,现在我们进入到了“一带一路”全方位的经济发展阶段,“一带一路”里面有我们供给的服务¶••⊿技巧等等,不再是简略的修路架桥,而是全面的提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城市化程度¶••⊿工业化程度¶••⊿文化程度¶••⊿教导程度¶••⊿医疗健康程度等等••。

       我感到这样就有了更广阔的远景,而且这个远景也给我们创造了更广阔的市场,应当看到“一带一路”的新机会••。

       网易:您怎么看待5G的远景?

       宋志平:5G并不只是一个通信问题,5G可以带来未来的无人驾驶技巧¶••⊿工厂的智能化等等,5G其实增进了全部工业的发展,不止是大家的手机速度比4G快了,那只是一个方面••。5G最重要的是这种大流量对于很多工业操作都有宏大的增进作用••。

       所以工业界也非常关注5G••。为什么全球都关注5G,因为谁的速度快,谁的流量大,将来谁就可能在制作业或者在其他领域占领优势,这是5G最核心的东西••。所以从企业来讲,我们也是高度关注这个问题,也盼望5G能够武装中国的制作业,武装中国的智能化••。在这个问题上能够掠夺先机,迎来一次机会••。

       网易:距离5G全面利用,您认为还有多长时间?

       宋志平:我感到5G利用于通信会很快,但是5G利用于其他的一些工业开发还需要一些时间,我们还要开发很多的软件,很多的配套,做更多的项目适应5G••。现在大家都在举动••。我感到只要5G出来,很快就会用上••。

       这是中国人的偏好,中国人爱好做这个事情,中国人很聪慧,中国人也很爱好这些新东西,过去的智能化也好,信息化也好,我们中国人做得很快的,所以5G也会很快••。

(全文下载)

媒体报道链接:

北京pk10彩票 九亿九彩票官网 75秒快3官方网站 澳洲幸运10投注网 吉吉彩票开户平台 台湾幸运飞艇注册网址 pk10投注 艾米彩票平台 辽宁福彩网开奖走势图 彩世界彩票开奖走势图